欢迎您来到!

今夜书香满城

当前位置 :主页 > 现场财经 >
今夜书香满城
* 来源 :http://www.avril18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7-08-11 00:10 * 浏览 :

  靠近2号线金科站的临时书店,也是今年书展的一个分支点。这里科创企业多,年轻人多,所以此处的书展之夜,也变得年轻而可爱起来。七夕晚上,书店的主题变成了“我们之间的100种可能”,店中陈列除了100种和爱情有关的书和文创礼物,情侣还能够获得消费折扣。8月22日晚上,这里还举行了一个俏皮的“书生派对”,参加者和知名编辑、作家、出版人、书评人、插画师一起,分享关于阅读的个人体验,而且还有各种美食、音乐和娱乐,门票也很特别,除了要支付52元之外,还必须得带上一本书。夜色是背景,阅读是主题,一对对原本会向左右走的年轻男女,在书的牵系下,说不定就能结下一段好姻缘呢。

  夜的书香,从踏进地铁2号线号列车,就开始散发了。这辆从浦东驶来的2号线列车,举头四望,上海书展的元素无处不在。墙壁上、吊环拉手、门上,都有丰子恺风格的书展公益广告——“没有一种香水,比书香更好闻”,“从前,你在找书,现在,书在找你”“书,打开一扇通往世界的门”……当然还有移动电视,循环播放书展的各种活动内容。整列车厢,散发着书展的浓浓热情。

  从书香2号线多分钟,就已经置身在上海书展主会场——上海展览中心。从2013年起,上海书展在整个7展都开设到晚上9点的夜场。当时有书评人说,“不少文学沙龙都在夜间举行,作家们一边品葡萄酒,一边侃侃而谈文学……而在拥有24小时书店的上海,读者自然也有浓郁的夜读传统”,有了夜场的上海书展,才和夜上海的活力更相衬。

  七夕之夜,还在忙着送花买礼物?有一群文艺范的恋人们,来到了浦东江边的文华东方酒店,过一个浪漫的“诗歌之夜”。东方和相遇,民谣和诗歌相伴,26位来自东方和的诗人们先后登台,朗诵他们最喜爱的诗歌,并和观众分享。

  上海书展期间,在主办方上海图书馆举办的“书香·上海之夏”系列中,有一个特色节目就是无翻译全英文,者都是来自欧美的著名作家,和提问全用英语当初决定开办的时候,主办方还颇捏了把冷汗,担心曲高和寡应者寥寥,不过开办后竟然全员满座,提问踊跃,得到广大读者的认可和追捧,成为了书展活动的品牌板块。

  思南公馆之夜:跨国界对线年起,上海书展新增了一个“分会场”,那就是上海知名地标“思南公馆”,这块地方,从1920年开始的十年里,花园洋房陆续建成,吸引了大批当时的军政、企业家、专业人士和知名艺术家迁入。和书展同期举办的上海国际文学周绝大部分活动都在这里的“思南文学之家”举行。现在,每周六下午在“思南文学之家”举行的“思南读书会”,已成了文艺青年的必备节目。

  今年的图书展,无翻译英文同样热火,三场都是从夜间七点开始,有威尔士作家弗朗西斯卡·赖泽赫与读者谈谈“传统的者:威尔士女性写作与《米纸日记》”,英国作家西蒙·范·布伊携新作《分离的幻象》,以“虚构中的真实与谎言”这个小说家最有发言权的话题而展开,诗人、小说家格兰特·考德威尔则和读者分享了他在写作的发展和变化。这几场论坛上,都可以得到免费的“英语听力训练”,最后的提问环节不少观众直接以英语提问,上海书迷的文化也可见一斑。

  今年书展期间,15场由来自世界各地嘉宾参与的文学、对话、分享、首发先后在思南文学之家举办,其中自然少不了夜色之后的精彩节目,比如:8月19日晚,年轻女作家文学陶立夏,和英国作家西蒙·范·布伊对谈“隐身在小说里”,8月21日晚,著名的《泰晤士报文学》编辑莱纳尔杜齐谈“《泰晤士报文学》和英诗传统”;8月23日晚,韩国作家成硕济和上海作家小白,对谈韩流背后的文化。难怪开场时间还没到,就有年轻男女在门口排起长长的队伍,甚至排到了复兴人行道上。不少场次甚至全场坐满,仍然有两三排站在厅最后面也要听完的忠粉们。听完,散步在树影斑驳的马上,顿时觉得这个夜晚的书香,浸透了心灵。

  读书宜夜。的确,夜色中,城市白天的鲜艳渐渐隐去,此时挑灯夜读,无人打扰。可以安静地钻进一堆又一堆的思想宝藏里,尽情享受上的满足。不过,在上海书展,这样的夜读就不仅仅限于个人“单读”了,八月的夏夜,书香渐渐从主会场四散开来,夜色之中,书展把“单读”聚合成了“群读”,原本只是读者单方向吸收的阅读,也进阶到了读者和作者能进行互动的读书。仲夏夜里弥漫着阅读的香气,交流的乐趣,思考的快乐。

  如果说书展的日场是一桌桌流水席大餐,那么夜场就有如一道道丰盛的夜宵。书展夜场的最后一场活动,时间一般在晚上七点半到八点半之间。不要以为夜场的活动可能无人问津或者观者寥寥,这时候,也有不少大咖名人来露脸呢。比如8月20日的最后一场活动,中心活动区有著名配音演员曹雷、陈钢、主持人淳子等参加的“克勒门文丛”首发式样;西阳光蓬活动区迎来了韩国健身女王郑多燕,变瘦变美的《魔法曲线体操》把一大批爱美的女性吸引过来;紧邻中心活动区的第二活动区,则迎来了经济学专家、“财经郎眼”常任嘉宾的重教授,100多号真爱粉坐得满满,“这一次人民币贬值对中国房市有啥影响”,诸如此类问题热烈地抛出;而在第三活动区,网络红人唐唐和傅踢踢,时而暖心时而毒舌,也到了一大批读者。

  “诗歌之夜”也是上海国际文学周的保留节目,今年稍稍有些不同——除了诗人吟诵外,还加入了音乐(民谣)的元素。诗和歌,原来就是一家,有音乐的诗就是歌,而真挚深沉的歌词,也一定能成为诗。台上,年轻的民谣歌手尧十三弹着吉他,用时而高亢时而凄凉的调子,唱起宋朝词人柳永的《雨霖铃》:“此去经年,应是良辰美景虚设,便纵然有千种风景,更与何人说?”晚上10点半,“诗歌之夜”结束的时候,夜色还依旧年轻,和恋人一同携手江边散步,这氛围不能更美妙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