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来到!

于欢故意案一审判无期 二审改5年

当前位置 :主页 > 现场财经 >
于欢故意案一审判无期 二审改5年
* 来源 :http://www.avril18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7-07-16 01:06 * 浏览 :

  法院二审查明,此案系由吴学占等人催逼高息借贷引发,苏银霞多次报警后,吴学占等人的逼债行为并未。案发当日,杜志浩曾当着于欢面以裸露的方式其母苏银霞,虽然距于欢实施防卫行为已间隔约20分钟,但于欢捅刺杜志浩等人时难免不带有报复辱母的情绪,在刑罚裁量上应作为对于欢有利的情节重点考虑。

  高院二审审理认为,上诉人于欢持刀捅刺杜志浩等四人,属于正在进行的侵害,其行为具有防卫性质;其防卫行为造成一人死亡、二人重伤、一人轻伤的严重后果,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,构成故意罪,依法应负刑事责任。鉴于于欢的行为属于防卫过当,于欢归案后能够如实供述主要,且被害方有于欢母亲的严重等情节,对于欢依法应减轻处罚。于欢的犯为给上诉人杜洪章等和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严建军、程学贺造成的物质损失,应依法赔偿。原判认定于欢犯故意罪正确,审判程序,但认定事实不全面,部分刑事判项适用法律错误,量刑过重,故依法作出上述改判。

  此外,出警朱秀明带领两名辅警赶到源大工贸公司厂区接待室,并打电话寻求支援。据朱秀明讲,当时场面很混乱。她和一名辅警回到警车上商议是否需要打电话通知所长。于欢的姑姑于秀荣所说的,警方出警后不顾她的劝阻执意离开,与执法记录仪视频不符。视频显示,其在经过警车一侧时,两名警员已经下车,不存在她所谓见要走,她拦在警车前不让走这个情节。据央视

  二审判决认定于欢的行为具有防卫性质,同时又认定属于防卫过当。本案审判长、高院刑事审判第四庭庭长吴靖表示,杜志浩等人实施侵害的意图是给于欢母亲施压以催讨债务,而于欢实施的是致人死伤的防卫行为;杜志浩一方虽多人在现场但均未携带使用任何器械,而于欢持刀进行捅刺;于欢是在机关已经介入事件处置的情形下实施防卫,当时面对的侵害并不十分紧迫和;于欢除了捅刺对其有行为的杜志浩外,还捅刺了另外三人,且其中一人系被背后捅伤;于欢的防卫行为造成重大损害;本案系熟人社会里发生的民间矛盾纠纷,与陌生人之间实施的类似行为的性和危害性显有不同。综上考虑,于欢的防卫行为明显超过必要限度,且造成重大损害,属于防卫过当。

  高院负责人说,在二审裁判中,对于欢以及杜志浩等人的行为进行客观评判,并体现在案件的裁判结果中,力争使纸面上的法律,通过有温度的裁判被人民群众所认可。作为居中的裁判者,不能因为于欢是基于杜志浩等人的侵害而实施了防卫行为,就忽略或否定其行为所造成的重大损害后果,不适当地免除对于欢的刑事处罚,应该综合考虑案件的事据,并严格依照法律,对于欢的行为作出认定和处理。 据

  据电 6月23日上午,高院对上诉人于欢故意一案二审公开宣判,以故意罪改判于欢有期徒刑5年,维持原判附带民事部分。

  于欢、苏银霞的和人格应受法律,但于欢的防卫行为超出法律容许的限度,依法也应承担刑事责任。此外,于欢当庭不,没有、表示,也是应酌情考虑的量刑情节。吴靖说,免除处罚显然与防卫过当造成重大伤亡后果的犯为不相适应,对于欢减轻处罚更符合罪刑相适应原则。于欢的防卫行为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伤亡,减轻处罚依法应在3至10年有期徒刑的刑幅度内量刑。高院负责人表示,除了“辱母”情节问题,二审判决还就引发本案借贷关系的真正主体、吴学占等人实施讨债行为的完整过程、案发当晚杜志浩等人实施逼债行为的具体情形、于欢实施捅刺行为的具体情境等,依据二审审理查明的事据在判决中作了反映。综合考虑于欢犯罪的事实、性质、情节和危害后果,对其判处有期徒刑5年。

  高院二审查明:2014年7月至2015年11月,上诉人于欢的父母于西明、苏银霞两次向吴学占、赵荣荣借款共计135万元,双方口头约定月息10%,苏银霞先后184.8万元。其间,因于、苏未如约还款,吴学占、赵荣荣他人采取在苏银霞公司院内支锅做饭、入住于家住房等方式催债。2016年4月14日16时后,赵荣荣先后纠集郭彦刚、杜志浩等十余人到苏银霞公司讨债。当日21时53分,杜志浩等人在该公司接待室内以、弹、裸露等方式苏银霞,并以拍打面颊、揪抓头发、按压肩部等肢体动作于欢人身。当日22时22分,杜志浩等人阻拦欲随离开接待室的于欢、苏银霞,并采取卡于欢项部等方式,将于欢推拉至接待室东南角。于欢持刃长15.3厘米的单刃尖刀捅刺杜志浩腹部、程学贺、严建军腹部、郭彦刚背部各一刀,致杜志浩死亡,郭彦刚、严建军重伤,程学贺轻伤。

  聊城市检察院于欢犯故意罪,向聊城市中院提起公诉,对于欢判处无期徒刑以罚。2017年2月17日,聊城市中院一审判决,以故意罪判处于欢无期徒刑,终身,并承担相应民事赔偿责任。宣判后,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杜洪章等和被告人于欢不服,分别提出上诉。2017年3月24日,高院受理此案,5月20日召开庭前会议,5月2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。

  号外号外,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!行政命令有多强,买不了吃亏,买不了上当,是你就60秒!

  二审判决认为,当到达现场后,于欢和苏银霞欲随走出接待室时,杜志浩等人,并对于欢实施推拉、围堵等行为,在于欢持刀时仍出言挑衅并逼近,实施正当防卫所要求的侵害客观存在并正在进行。于欢在人身安全面临的情况下才持刀捅刺,且其捅刺的对象都是在其后仍向前围逼的人,可以认定其行为是为了侵害。

  高院负责人说,的正当防卫权作为国家防卫权的补充,其强度及可能造成的损害不能超过法律容许的范围。此案中杜志浩的“辱母”情节虽然、严重违法,应受和惩罚,但不意味着于欢因此而实施的防卫行为在强度和结果上都是正当的。相反,认定于欢的行为属于防卫过当,构成故意罪,符律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原则以及司法的公平原则。

  于欢案中出警是否引发关注。于欢认为,出警后未能有效杜志浩等人违法行为,反而走出接待室,这与自己实施的行为有很大关系。央视昨日警方执法记录仪拍摄的原始视频,于欢持刀与讨债方对峙现场首度,检察机关详解当晚执法记录仪拍摄的执法画面,还原现场执法过程。据检方办案人员介绍,于欢右手持刀捅刺动作发生时,并没有遭受到讨债者与其身体接触,即对方当时并没有对他进行。